笔趣阁 > 科幻小说 > 主神养成游戏 > 6、彷徨的灵魂

6、彷徨的灵魂

推荐阅读:
    似乎是看出了灾厄与惊骇主神的窘迫,阿尔耶猜测,这个凡躯的主神分身,或许缺失了极大一部分独属于主神的根本属性,分身的记忆貌似不太完善。

    没有去探究主神境地的想法,阿尔耶贴心的解释道:“这是完全无主的幻想武器,吾主可写入您的序列……也就是您现在凡类之躯的基因片段,便可以完成认主,随心操控了。”

    滴血认主?

    唐川心嘀咕一下,很轻易的理解到了阿尔耶的措辞,淡淡的点点头,摆着主神应有的架子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而是将大拇指,伸到了自己的口齿之间。

    嘶~

    重重咬了一口大拇指,却没有咬破皮肤,反而让唐川体会了一把十指连心的痛楚。

    这痛楚也让唐川反应过来,暗骂一声修仙小说害人。

    人类的门牙,根本就不适合来给皮肤开口子。

    而且基因片段,又不是只有血液才有!

    唐川淡定的忍住疼痛,被咬的有些发肿大拇指,指甲盖在金属圆球上一划。

    哗!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指甲碎末,还是大拇指上的唾液,引动了金属圆球的某种机制。

    金属圆球浮空而起,投射出一道道射线般的光束,光束集合成网状,似乎在扫描唐川的身体构成。

    冥冥之,当网状光束消失之后,唐川便似乎和金属圆球,形成了某种隐晦又不可忽视的联系。

    心一动。

    悬浮在空的圆润无缺的金属圆球,便犹如橡皮泥一般,开始变幻形状。

    唐川此刻隐约知道,为什么阿尔耶,要将金属圆球,称之为“幻想武器”了!

    结合脑海和金属圆球之间的联系,唐川能够清晰的感受到,自己只要念头一动,金属圆球,就可以幻化为任何自己想象出来的形状和功能!

    他幻想金属圆球,是一艘宇宙飞船,那金属圆球,就能够变幻为一艘宇宙飞船!

    他幻想这艘宇宙飞船,能够以超光速行进,那么飞船便可以超光速横渡宇宙!

    乃至,他幻想飞船能够撞毁恒星,飞船就能够拥有撞毁恒星的动能和强度!

    当然,这种幻想也不是能够无止境强大的,得依据金属圆球自带的“幻想属性”才行。

    总会有个上限的。

    要不然你直接幻想出一件,能够屠灭至高主神的武器,岂不是无敌了?

    这东西对于至高主神层次来说,就是个鸡肋,连给他们当玩物都没资格。

    无他,所谓的幻想属性,都是神祇们施加给武器的,某种意义上来说,是属于神祇一部分力量的寄托物。

    而力量寄托物,通常是不可能比原主人强大的。

    或许也就只有某些弱小的下位神祇,才会当这东西是个宝贝了吧。

    诶,不对,再弱的下位神,也能够屠灭我原本所在的宇宙了!

    我竟然还有些看不起这玩意儿,觉得没什么用处?

    这莫名高的令人发指的眼界,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啊!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这东西对于我来说,也都是难以想象的至宝了!

    唐川通过幻想,将金属圆球,捏造成了一艘形似漫蔚电影,魔盾局特有的昆式战斗机的模样。

    还没等他完善单人宇宙飞梭的细节,主神殿外,便响起一阵隆隆之声。

    抬头看去,便见到主神殿,已经完全汇流,进入了主宇宙长河当。

    脑海又一道信息,适时的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就是主神殿,实则是始终以某种难明的运行轨迹,穿梭在主宇宙范围内的。

    只有主神们需要召开会议的时候,才会由那次会议的召集人,定位主神殿的位置,并向其他至高主神,发出会议邀请。

    如今会议已经结束一段时间了,主神殿自然要回归原始的运行逻辑,汇流回到主宇宙当了。

    穿透了主宇宙的界域之门,主神殿在星河之穿梭,逐渐返回运行轨迹之上。

    而唐川也知道,自己可以离开了。

    再次幻想出,昆式飞梭之,自然演化成,适合人类生存的舰内空间。

    唐川看向恭敬的阿尔耶,将手臂搭在了他的肩上,饱含满意和威严,道:“阿尔耶,吾最忠诚的奴仆,你做的很好,灾厄与惊骇的荣光,将永远与你同在。”

    阿尔耶单手扼住胸膛,微微躬身,谦卑道:“虔诚侍奉吾主,乃是阿尔耶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唐川点头,道:“你归位吧,下次会议召开,我或许会提出,对你施加赞赏。”

    阿尔耶低头道:“谢吾主,若有需要,敬请召唤。”

    阿尔耶化为流光,回归了自己原本所在的神龛之上,重新凝结为一尊相貌诡异,亘古不变的石雕。

    而唐川也松了口气,昆式战斗机投射出来一道桥梁,唐川快步踏入其,走入了机舱之内。

    咔咔咔。

    外放的桥梁收回舱体内,昆式战斗机浮空而起,喷吐蓝色烈焰,毫无阻碍的突破了,包裹着主神殿的那层“薄膜”,进入了深邃的宇宙深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哧溜~

    哧溜溜~

    不算宽阔,也不算逼仄的舱体内,散发着柔和且清亮的光芒。

    唐川出神的靠在小舰桥上的主控椅上,心里写满了茫然。

    茫茫星空。

    无垠宇宙。

    孤寂的飞船内,只有满地爬行,像是在熟悉新环境,不断分泌粘液的小触手,在陪伴着唐川,发出诡异且渗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小声点儿!”唐川忍不住呵斥一声。

    小触手分明没有明显的听觉系统,可还是被吓得一缩,似乎有些委屈,又有些怯生生的,向主控椅上的唐川,探了探脑袋。

    而后真的行动缓慢起来,发出的“哧溜”声,也细弱蚊蝇起来。

    它还听得懂人话?

    唐川愣了。

    你这是电话还是生物呢?

    又或这两者都是?

    今天的所见所闻,都足够我回去写本小说了。

    实在是太荒诞诡异,超出人类意识形态了。

    叹息一声,唐川转头出神的凝视着透明舱体外,那亘古不变的星河绚烂星辉,陷入了思考。

    逐渐的,二少年偶得奇遇,激增至爆表的肾上腺素和多巴胺开始消退,一种患得患失的情绪,自他心升起。

    过了多久了?

    不知道。

    可是肯定超过一个地球日,二十四小时了,而我到底该怎么回去呢?

    我的故乡,我的亲朋,我的辣椒酱,难道今天就要永别了吗?

    我床头柜上的袜子还没洗呢,都放了三天了。

    在这无垠又孤寂的宇宙深空,我该何去何从?

    唐川看着透明的舱体外,那亘古闪耀的星河绚烂光辉,时间良久,便陷入了深深的空虚。

    无数思绪开始逐渐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他开始想到了死党的三字经,想到了父亲鬓角的银发,想到了期盼自己假期归乡看望,总在村口伫立等候的奶奶……

    眼热泪,便不自觉的流淌而下。

    在无人知晓的宇宙深空,仿若有一个彷徨的灵魂,由缓转急,至歇斯底里的,无声呐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