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 > 科幻小说 > 欢想世界 > 118、黄金周快乐

118、黄金周快乐

推荐阅读:
    那锅炖了鲜笋的鸭汤盖子已经被打开了,正在咕嘟咕嘟地冒泡泡。临走前塞进火堆里的叫化野鸡也被掏了出来,外面那一层泥封已烧硬,此刻被敲开,包裹着野鸡的箬竹叶也被一片片打开了,烤得酥嫩的野鸡散发出特有的香味。

    风先生坐在旁边的石头上,右手正在用一根小竹枝戳鸡肉呢,左手伸出两指夹着一只纸鹤。听见声音他抬头看了过来,叹了口气道:“你这孩子,也太莽了!我提醒你小心坏人,你就是这么小心的?”

    看见风先生岁很吃惊,但华真行又莫名放下心来,反问道:“您已经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风先生:“我已经来了,当然知道,刚才你杀了个人。”

    华真行:“那人已经死了?”

    风先生:“死得透透的!他临死前扶着棍子朝你挥了一巴掌,扇得惊天动地,可惜你跑得太快,他没打。”

    华真行一口气没喘匀,当即瘫坐在地道:“吓死我了!”

    他仿佛全身都脱力了,那一棍可是汇集了全部的精气神刺出,不仅使出了最大的力气,还灌注了所有的神识,没有任何思考,能掌握的手段全用上了,甚至包括养元术。养元术所谓的元就是生机,对敌时同样也可以针对生机。

    风先生:“你现在才知道害怕?”

    听说弗里克已经死透了,而风先生就坐在眼前,他已经不怕了,活动着肩膀和肚子道:“您是怎么来的?”

    风先生:“你能来,我就能来啊,这地方还是我先发现的呢。”

    华真行:“您昨天提醒我小心坏人,难道早就知道弗里克在这里吗,他究竟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风先生:“具体我也不太清楚,只知道他是福根基金会的负责人,该基金的总部在罗巴洲的布鲁塞。前阵子他潜入了非索港附近打听情况,这个人的本事大得很,刻意收敛,谁都发现不了他有什么异常。”

    华真行:“那您是怎么发现的呢?”

    风先生当然早已发现了弗里克,否则昨天也不会那么提醒华真行,只听他答道:“你出门之后他就盯上你了,大概是想等你走远了再下手,结果路上受了点干扰,把你给跟丢了。他就按着你的行进方向往前追,然后追过了头,差一点就上高原了。

    假如你听我的话,今天早上就在山这边去捉鱼,好好琢磨怎么做一道石锅鱼,他就发现不了你。可是你倒好,跑到山顶上放木鹊,飞那么高还到处查探,就算是神仙也无法替你遮掩啊。

    我想问问你,为什么就不做石锅鱼呢?但凡你听了我的建议,今天早上去抓鱼做菜,也不会遇到这种事!”

    华真行有点发懵,张了半天嘴才说道:“深水里才有大鱼,不好抓啊。”

    风先生:“我还以为你的控水术已经练得很好了呢!”

    华真行:“控水术又不是摸鱼术,两码事,我是打算下次再来做石锅鱼的。”

    风先生又抬左手道:“老杨让你将这只纸鹤随身带着,你刚才怎么忘了?”

    纸鹤收在背包里,背包一直随身,可是刚才上山放飞木鹊以及下山找木鹊的时候,华真行将背包留在了宿营地,也没想到会有刚才那种状况,做梦都想不到啊!

    华真行很老实地答道:“我忘了,其实也是没想到。”

    风先生又叹了口气:“算了,其实连老杨都没有想到你会碰到这种高手。假如是他亲自来,收拾那个弗里克自然不在话下,但是仅凭这只纸鹤也干不过人家,大意了呀!”

    华真行:“是您救了我吗?”

    风先生摇头道:“我没有出手,因为已经用不着,你把他给杀了,简直是瞎猫抓住耗子精!你知不知道那个人想弄死你,比普通人捏死个虫子还轻松?”

    华真行:“这么夸张啊,他究竟有多厉害?”

    风先生:“你没看见他在天上飞吗?以后遇到这种对手千万躲远点!但他应该不是全凭自己的本事,可能是借助了什么东西,否则就算你鸿运齐天,凭那一根神棍也杀不了他。

    由此推断,他的修为最低有六境,最高有七境,总之还没有到八境,究竟如何也没办法去验证了,人都让你给弄死了。你清不清楚,像这种高手,你对上他本是十死无生之局!”

    华真行长出一口气道:“那现在死的还是他。”

    风先生:“那是他自己作死!就算这样,对你而言也是九死一生。刚才你是侥幸活了下来,同样的情况假如再来九次,恐怕九次都是你完蛋,现在知道你有多走运了吧?”

    华真行:“我也没搞明白,他明明本事那么大,为什么那么不禁打?”

    风先生:“这不是你的本事,是你那根棍子。他没见过这种神器,恐怕连听都没听说过。汇聚天地间生机菁华而成的神器,假如灌注杀意,反倒成了灭绝生机之物。

    但他只要稍微闪一下,或者不以血肉之躯去硬挡,只是反手一握,或者你的修为稍微再差一点、杀意稍微弱一点,就没有半点得手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华真行:“等等,您说是那根棍子的原因?可那就是我砍的一根树棍,只是经过了法力加工而已。”

    风先生摇了摇头:“我不知道你那根棍子是从哪里来的,但是老杨动了手脚,将一件上古天生神器合炼其,太阴了!”

    华真行:“什么是上古天生神器?”

    风先生:“你连法宝的概念都不理解,问这些为时尚早,总之很厉害就是了!在你的手还无法发挥它的威能,偏偏你把棍头削尖了当长枪使,那弗里克虽然修为很高,可毕竟还是血肉之躯。”

    华真行:“哎呀,我刚才把棍子给丢了!”

    风先生:“那就对了!你当时不丢了棍子,就得丢了小命,杨老头没有告诉你那根棍子有多珍贵,恐怕就是担心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你只要稍有犹豫想把棍子拔出来,那肯定就跑不掉了。现在他已经死透了,你也不必着急,找时间拿回来就是。”

    华真行虽真的不着急了,而且也彻底放下心来。他知道风先生是三位老人家的朋友,而且丁老师也极为尊敬此人,想必也是一位高人,至少不弱于丁老师,就算弗里克没受伤也不必再怕了。

    华真行:“风先生,您是特意来救我的吗?”

    风先生笑了:“我是来吃饭的,东国黄金周长假,恰好赶上了,也没帮上什么忙。那弗里克不是死在你手里,凭你的本事也杀不了他,他是死于自己的无知与傲慢。”说到这里又抬头道,“你脑门上的包挺亮的,还带着个大水泡,疼不疼啊?”

    华真行:“疼!刚才都忘了,您这一问,突然感觉好疼。”

    风先生:“那还在这里啰嗦,带药了吗?”

    华真行进帐篷从背包里取出了一丸续脉胶,并没有着急挑开水泡,在包上抹了一层,半边脑门变成了紫色。风先生好奇地问道:“这是什么,紫草膏吗?”

    华真行咧嘴吸着凉气道:“不是紫草膏,它叫续脉胶……”

    他解释了一番续脉胶的功效,风先生眼神发亮道:“好东西呀!”

    华真行:“回头我给您装一盒带走……我们现在干嘛,去把棍子拣回来吗?”

    风先生:“棍子就在那里,只要人丢不了它就丢不了。我说你就不饿吗?我可是等着开饭等半天了!”

    华真行:“您这么一说,我还真饿了,先吃东西!稍等一会儿,马上就好。”

    他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,然后做了一套姿势很怪异的体操,感觉又恢复了精力和体力,这才取出调料开始下面条。面条煮得差不多之后,又去帐篷里拿了两只碗出来,现场削竹做了两双筷子。

    野鸭完全炖烂了,盛出两碗鲜笋鸭汤面,再拌进准备好的腌菜,闻见味道就特别有食欲。风先生接过碗先放到了一旁:“太烫,先晾一晾。你这碗很别致啊,居然是纯金的,一只能有两斤重吧?”

    华真行:“没有两斤,每只一斤半,两个三斤,我来的路上顺手加工的,风先生要是喜欢,回头就送您了!”

    华真行这阵子都在坚持提炼纯金,就连这次出门背包里也带了两盒总计一百盎司矿金,走过河谷地带时,将提炼出的纯金顺便加工成两只碗。

    风先生:“这也太贵重了!”

    华真行:“顺手就能加工出来,难得您喜欢。您万里迢迢赶到这里来救我,还帮我沿途遮掩痕迹,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才好。”

    华真行也不傻,定下心神后大致也猜到了事情的经过。弗里克是冲着洛克来的,他不仅要追杀洛克这个人,还想找洛克带走的一件东西,潜入非索港之后没有被人发现,他也没有在非索港动手,却盯上了外出的华真行。

    别人没有发现他,但风先生不知通过什么方式察觉了。风先生方才说弗里克在路上受到一些干扰,把华真行跟丢了,然后就追过头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高手能受到什么干扰,估计就是风先生以某种方式掩饰了华真行的行踪,而他华真行己却毫无察觉。

    果然听风先生又说道:“是我告诉你有这样一个地方,然后你就来找,结果一出非索港就被坏人盯上了。此事与我有关,我当然有所察觉,于是就赶来了。来的正是时候,饭菜刚好,先吃吧,黄金周快乐!”

    片儿川晾得差不多了,就着香喷喷的叫化野鸡,华真行吃了五碗,风先生吃了三碗,面和叫化鸡都吃了个干净,石锅里就剩了点汤底和野鸭的骨头架。

    风先生靠在一根粗毛竹上,打着嗝道:“不枉我跑这么一趟,美味难得啊!”

    华真行:“等回头到了非索港,我请您好好喝酒,真心建议您尝尝新出品的克林大曲。”

    风先生:“过几天再说吧,等你把溏心鲍做好了。”

    华真行:“这事我没忘,已经在准备了,回去就能做,大约得花两天时间。风先生,待会儿我再想办法抓两条鱼,做一道石锅鱼怎么样?您昨天也提过这道菜。”

    风君子摇头道:“石锅鱼今天就算了,你不是真心想做,否则今天上午就已经做了。现在我吃好了,你肯定有一肚子疑惑,就开始问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