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 > 言情小说 > 极品狂医 > 第3297章 还你个人情
    于平波伸手就去扯绿珠的露脐海草裙。

    “跑!”石崇一看妹妹要遭殃,也不管对面是大长老的儿子,拉起绿珠,就往船舷边跑去。

    于平波见状手一挥:“就抓住他们!一个都不能跑!”

    鲛人族士兵立刻围拢过来。

    石崇回头冲林晓东喊道:“快走!”

    林晓东却不动,转头冲石崇自信一笑,道:“谢谢你家昨晚的款待,我今天,就还你个人情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就亮出了剑,直指于平波。

    石崇一看傻了,这三个人平时看着挺机灵的,怎么关键时刻犯傻呢?

    “跑!你一个人族,能打得过这么多鲛人族的士兵?”石崇瞪眼俯身喊道。

    绿珠也急得摔手咆哮:“这个时候你逞什么能!快走!你要是落到他们手里了,我们就真成了窝藏人族的判族之人了!”

    伍绍辉不耐烦地摆手:“赶紧,让大公子把他们三个砍死算了!”

    古宏远撇嘴嘲讽道:“这没你显摆的地方!轮到你一个人族替我们出头?”

    “赶紧给我走吧你!”温语堂和郭向明一左一右,架住了林晓东的胳膊,直接拖到了船舷边。

    “下水!”石崇一声令下,抱着绿珠就翻下了水去。

    伍绍辉等人也纷纷下水,温语堂和郭向明带着林晓东直接翻下了甲板去,熙云公主和白宇泉交换一下眼神,也跟着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也给我下去追!看他们能跑到哪去!”于平波跑到船舷边,愤怒地挥手,吐沫星子满天。

    鲛人族士兵也跟着扑通扑通跳下了水。

    石崇和绿珠浮出了水面,石崇指着旁边的岛道:“先上岸去!”

    一伙人往岸边游去,鲛人族士兵紧随其后,但是士兵们身上都穿着铠甲,行动不便,被石崇等人甩在了后面。

    于平波一看石崇等人往岛上逃去,对身边的几个红袍子道:“把船开到岸边去!”

    石崇一行人狼狈不堪地跑到了白沙滩上,回头一看,鲛人族士兵马上就要追上来。

    石崇看了看四周,也只能往岛上去了,喊道:“跟我来!”

    一行人钻进了树林里,沟壑纵横极为难走,到处都是鸟屎和没有一丝空隙的灌木丛,只能拿着刀剑勉强开路。

    “下面有个山洞!”伍绍辉指了指下面的深沟,林晓东看去,下面是一汪被鸟屎污染了的绿水,臭气熏天,但是下面有一块突出来的岩石,岩石下有一个洞穴。

    “快快快,都进来别出声!”一伙人抓着深沟壁上的草和树枝滑到了沟里,躲在了石头下面。

    绿珠愤怒地职责林晓东:“看看你惹来的麻烦!你险些害死我们!”

    伍绍辉龇牙怒道:“你要是不来,什么事情都不会有,我们今天把珊瑚采了,就发大财了!可是遇见你们,珊瑚没采到,我们倒成了窝藏人族的犯人了!”

    古宏远对石崇道:“老哥,我们干脆把他们三个抓了交出去,我们就没事了!”

    石崇头疼地眯住了眼睛:“大公子对绿珠感兴趣,没这么简单的。”

    绿珠赌气道:“我才不会跟他在一起,我宁肯死了!”

    温语堂懊恼埋怨:“你说怎么就这么寸呢?怎么就刚好遇上大公子呢?”

    温语堂提醒了汪雨伯,恍然大悟,手指向林晓东,怒道:“我明白了!你根本就是大公子的人!你就是想陷害我们,好让我们把珊瑚让出去!好狠毒的计谋!”

    汪雨伯这么一说,众人都怀疑林晓东三人根本就是大公子的人,把他们三个围了起来,喋喋不休;

    “好啊你!亏我哥我妈好好招待你们,原来是大公子的走狗!”绿珠撸袖子就要动手。

    石崇也觉得事情太巧了,可能是中了计,怒道:“我告诉你,绿珠要是出什么事,我非杀了你们三个!”

    伍绍辉不耐烦道:“那还等什么?现在就动手!”

    林晓东只觉得鲛人族的脑回路和人族不太一样,摇了摇头:“我是人族,我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,我怎么可能是大公子的人?你不跟我说,我都不知道大公子是谁!”

    “你少在这装糊涂!你们人族根本就不可信!”绿珠抱起了胳膊。

    伍绍辉指了指远处:“赶紧滚!不要在我们眼前出现!”

    古宏远也骂道:“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,滚回大公子那边领赏去吧!”

    “想不到大公子居然想出这么恶毒的法子!我干脆杀了你们算了!”温语堂杀气腾腾。

    林晓东三人百口莫辩,这时,鲛人族士兵的声音传来:“分头去找!”

    “嘘!——”石崇瞪着眼睛,把食指挡在嘴上,示意大家闭嘴。

    所有人全都安静下来,瞪圆了眼睛,昂着头往上面看去。

    唰啦唰啦的脚步声传来,几个鲛人族士兵来到了深沟旁边,往下看去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人,指了指旁边被撸掉了叶子的一根树枝,又指了指下面。

    其他人会意,打手势,所有人都聚拢过来。

    林晓东闭目凝神,耳朵微微动弹,听到了动静,道:“不好!被发现了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扑通扑通,鲛人族士兵下饺子一样,从上面直接跳进了鸟屎坑里,水花四溅。

    “跑!”石崇托着绿珠的咯吱窝撒腿就跑了,其他人也四散逃开。

    林晓东三人也急忙夺路逃命,白宇泉道:“咱们被困在岛上,根本没地方跑。”

    林晓东点头,也想到了,不打一场是逃不出去了。

    岛还没有一个渔村大,没跑出几步,树林就到头了,一行人已经穿过了岛屿腹地,从一头的沙滩,来到了另一头的沙滩,眼前是一望无垠的大海。

    众人气喘吁吁,你看看我我看看你,无路可逃。

    “别动!”鲛人族士兵追了出来,手拿长枪,把一行人逼到了海里。

    鲛人族士兵身后,传来一阵阵嚣张狂妄的笑声,于平波和几个红袍子的手下姗姗来迟。

    “跑啊!不是能跑吗?怎么不跑了?”于平波指了指石崇等人身后的大海,嘲讽道。石崇护住了绿珠,求饶道:“大公子,此事是我一人所为,跟我妹妹无关,跟其他人也没有关系,我愿意受罚,请大公子放过他们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