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 > 科幻小说 > 女配苟成修仙界大佬 > 第二十六章 人死、心死、茶凉

第二十六章 人死、心死、茶凉

推荐阅读:
    “是神!”

    “那是神的伟绩。”

    黑猫与老鸦同时说到。

    话语一转,场景又有了变化。

    一个身穿白袍的女子来到了洛清面前,她脸上戴着面具看不清面膜。

    “虽然有一些人搅局,但是这样的结果倒也算回到了原点。”

    那人手一挥,洛清宛如重涣新生。

    不光恢复了呼吸,而且面容也恢复到了青年最美好的年代。

    “洛清,哦不,应该称呼你为莫晓。也不对,你现在既算不上洛清,也算不上莫晓,只是被人替换灵魂的可怜虫。”

    白袍女子冷清的声音响起,洛清的手却是已经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苏绣呆呆的看着面前发生的一切,死人复生,最为禁忌的事情发生在了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那人虽是已经复生,可苏绣却清清楚楚看见那树上依旧还是吊着一个人,不,吊着一个鬼魂。

    那吊着的正是莫晓。

    苏绣突然什么都明白了。

    洛清身体的灵魂是莫晓,而莫晓身体的灵魂是洛清。

    莫晓悬挂的树上,伸长自己的手朝着树上指去,只见那树上黑气凝作了一只漆黑的乌鸦。

    而从远处边疆路上跑回来,乖乖坐在洛清身体旁的黑猫则是洛清的灵魂。

    “看了这么久,也该做些事情了吧。”

    那白袍女子转过身来对苏绣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她看得见自己!!!

    苏绣心惊讶,呼吸逐渐沉重起来,不知觉间,她却感觉到有些呼吸困难。

    苏绣突然见到白袍女子手握着个项链。

    那项链好生眼熟,是先前见顾水颜手握着的那个,也同样是将她带入这个奇怪地方的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“你要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苏绣屏住自己的呼吸,硬着头皮来到了白袍女子面前。

    只见她伸出了右手,那是一只洁白如玉的手。

    手的项链在掌心,她的手指划过了掌心,苏绣清楚的感觉到冷入心扉的凉意。

    她就像是一块寒冰,周身只有寒意。

    “这块项链你应该熟悉吧?”

    苏绣没有回答她,静悄悄的立在原地等待着她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将你所见的一切封存进去,你会的吧,毕竟你一向很苟呀。”

    苏绣瞳孔一阵收缩,她虽见不到面前这位女子的容颜,但她知晓,面具下必然是一张微笑的面孔。

    她什么都知道!

    苏绣感受到这二十多年来,内心构建起的稳妥瞬间崩塌。

    这实在是太不稳妥了!

    “你究竟是谁?”

    面对苏绣的索问,树上的老鸦与黑猫同时回答道:

    “是神!”

    “这是神的伟绩!”

    面对相同的话语,苏绣放弃了。

    没有再询问的必要,因为问了也不会有结果。

    将项链紧攥在掌心,苏绣身上散发出一股灵气。

    将自己这段记忆的所见所闻封存进去,并不是什么难事,但可怕的是,这样的做法无疑是违背了时间的法则。

    这些场景若是她封存进项链,那她岂不是

    “别这么惊讶,你所见的一切都是由我幻化出来,虽然对你们有些难度,但对于我们来说,操控时间,再简单不过。”

    白袍女子的话让苏绣心警铃大响,心的求稳之道更是坚定了几分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未知太多,牛批大佬也太多,稳着,苟着才能变强!

    在自己封存自己所见所闻之时,苏绣余光瞟向了树下,那本该烧得不成模样的顾水颜变作了她一生最美好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以丧代嫁,黑棺作轿。”

    见那女子手指轻点在顾水颜额间,苏绣所见过的那黑棺徐徐从地升起。

    “我所见过的均录在了里面,其他的由你补全。”

    将项链递了回去,苏绣尝试性的探知她的气息,得到的却是一片虚无。

    果然,没有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虽然苏绣内心已经有些麻木了,却还是有几分侥幸。

    “看,村子复活了!”

    “真好!”

    一猫一鸦相互附和,苏绣目光投向了东方,那里不在是废墟,每一个人,立于门口驻足观望。

    “看,马儿来了!”

    “她要出嫁了。”

    两批黑马缓步走了过来,那黑棺带着顾水颜在了马后的步辇,朝着村东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那村东处一对夫妇立在门前,眼角带着泪,那两人正是苏绣曾见过的,埋在黑棺上哭泣的夫妇。

    “有意义么?”苏绣忍不住发问道。

    “信徒最虔诚的愿望,我自然会帮她完成,而这也是她的心愿。

    既然没有什么影响,为何我不能满足她的心愿。”

    白袍女子所说的话让苏绣沉默,那孩子最虔诚的愿望不过是能嫁于那两个少年为妻。

    可那个面容是洛清,灵魂是莫晓的人,已经不能算作是那两个男孩。

    “看,她来了!”

    “好美!”

    黑猫与老鸦的声音响起,苏绣抬眼望去,那正是她最先前见到的黑棺送嫁。

    在扭身向身后看去,洛清骑着白马,身着婚服,与那黑棺一同来到了苏绣的身旁。

    诡异的围绕三圈,目送黑棺与洛清行去了西方。

    “我有疑问!为何他们的灵魂会互换?”

    “仇恨、绝望、悲惨、凄厉、痛苦。”

    “悲哀、堕、愤怒、焦虑、悔恨。”

    如同疯了一般的呢喃话语,黑猫与老鸦身上的黑气浓烈得吓人。

    只见画面一转,苏绣面前出现了一个山洞。

    而山洞前的两人正是洛清与莫晓。

    “他们要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老鸦与黑猫同时冲了出去,却在那二人的身体穿透了过去。

    跟随着那两个男孩的步伐一同走入山洞内,山洞布满的是诡异的符与画像。

    一只阴森的身影宛若一阵风般出现在了洛清与莫晓面前。

    “桀桀桀,真是雪送炭,想要什么就来什么。”

    那是一个浑身散发着枯朽气息的老者,一头白发,阴森吓人。

    他穿着一身绿袍,袍上所刻画的符号亦是诡异恐怖。

    “我束神宗将会春万载。”

    后面的苏绣不太愿意继续去看,默默的立在一旁听着洞内传出的惨绝人寰的惨叫。

    后面发生的事情,她大概都已经猜到了。

    这个什么束神宗的老者,用的某些不为人知的方法,交换了两人的灵魂,而且还混淆了整个村子以及洛清和莫晓对自身的认知。

    对于这样玩弄灵魂的人,苏绣内心也多了些怒气。

    “我可与她一点也不像!”

    苏绣姑且算是知晓了洛水颜的由来,洛姓,晓颜名。

    “所以她就是那两个连人都算不上的女儿?”

    苏绣的眼神多了些杀气,这份杀气不知是对那所谓的神还是玩弄灵魂的束神宗。

    “说话不要这么难听嘛,毕竟,还算是个不错的结局对嘛。”

    白袍女子的话惹怒了苏绣,苏绣一掌拍打向她的脸,却在她的身体上穿透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人死心亦死,人死心犹在,心死人亦在,他们三个人没有得到所谓的最好结局。”

    苏绣甩了甩自己的衣袖,她深吸了一口气,抱着胸,偏向了一旁,不再愿意去看这个白袍女人。

    “想看那孩子的经历吗?”

    苏绣眉头一抖,无奈的耸了耸肩回道:“我事先说好,我可与那孩子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叫我瑶吧,少瑶,或者阿瑶,这样可否让你内心安稳半分?”白袍女子这般说,算是表露出她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一点也不。”

    那个女人听了苏绣的话笑了起来,手指轻轻拨动,只见面前空间波动,出现一圈又一圈的涟漪。

    那是娶亲后的场景。

    在短暂的时间内,“洛清”与顾水颜算是过了一段短暂幸福的日子。

    在一个小镇,顾水颜生了一女,取洛性,取颜名,便称作了洛水颜。

    他们消失了,在别人家眼他们真正的消失了,似被抹除了他们所存在的证明。

    “赐予了他们活下的权利却又收回,神都是这般的戏耍凡人么。”苏绣话语逐渐变得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她继续看,看着那孩子长大。

    “那个小乞丐又来了!”

    “嘿嘿,没爹没娘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们好好找点乐子吧。”

    苏绣深吸一口气,她总算是知晓为什么洛水颜会说她们相像了。

    苏绣现在就站在她的面前,却也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见过她沿街乞讨,见过她被镇上的孩子肆意欺凌,见过她被人贩子兜兜转转卖了数多个城市。

    直到她遇上了李星云。

    “我此时站在这里,是不是意味着我也在你的局呢?”

    苏绣突然多了好奇,她双眼如同一柄利剑般戳在了少瑶的面具上,尖锐锋芒。

    “这就要看你自己是如何认为了。”

    周围变得虚无起来,苏绣知晓这段幻境是要结束了。

    远处窜来两道黑影,苏绣伸出手将它们截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守护她的心,我收到了,你们也可以消散了。”

    远处离去的道路上,她见到了黑猫驼着那只老鸦缓步朝着路口行去。

    这次它们再没有分道扬镳,两道寞的背影缓慢变作了两道少年模样。

    前方高树下是一位打着油纸伞的女孩,静静等待,他们手牵手奔向那女孩,面上还是孩提时刻最温馨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真是唯美的爱情。”

    感慨一声过后,苏绣目光在了面前拥在自己怀的女孩。

    这还真是有些苦恼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