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 > 言情小说 > 偏执反派是妹控[穿书] > 第006章
    受贺绵绵劝阻,贺闻川才勉强收手,站直起身,理了理衬衣褶皱,在经过络腮胡男身边时,嫌他碍脚,又顺势将他踢开,络腮胡顺势滚了两圈,抱着肚子直哼哼。

    贺绵绵觉得自己就像在看一场功夫片的现场拍摄,贺闻川就是那个众人瞩目的男主角,帅得要上天。

    贺闻川越过东倒西歪的几个人,走进仓库,来到贺绵绵跟前,蹲下去,伸出双手,一个公主抱,轻松将贺绵绵抱起来。

    “先给我松绑。”贺绵绵在他怀里小幅度地挣扎一下,一张小脸被动地靠在他的胸膛上,这种没有一丝距离,完全贴合的接触,让贺绵绵有些晕眩。

    可能是刚刚打了架的缘故,贺闻川的心跳有些快,体温也略微升高。

    “去车上。”贺闻川轻松地抱着她往外面走。

    等快走出仓库,贺绵绵才想起个重要的事,越过贺闻川的肩膀,去看还半躺在地上的男生,忙对贺闻川说:“哥,得把楚骏兴带上。”

    贺闻川没回头,连眼皮都没抬一下,说:“那是谁?关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他脚步没有停顿,抱着她上了副驾驶座。

    越野车虽然被撞坏了一点,但还是能用。

    三两下给贺绵绵解开手脚上的绳子,贺闻川绕过车头,上了驾驶座,然后发动车子倒车。

    贺绵绵见他真要走,忙开口,“哥,带上他吧,他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贺闻川撩起眼皮看她一眼,锐利的眼神里写满警告,然后单手操控方向盘继续倒车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贺绵绵还想说点什么。

    “闭嘴,再说就把你丢下去。”贺闻川倒好车,换了档位,一踩油门,车子快速碾过被撞倒的院子门,嚣张地离开。

    贺绵绵:……

    一直出到国道,贺绵绵才稍稍放松精神,靠坐在椅子上,扭头看外面的街景,看起来像是郊外。

    “哥,我们不带走楚骏兴,他会不会被折磨死啊?”贺绵绵担忧地问。

    “他死不死,关我们什么事?”贺闻川冷哼。

    贺绵绵叹气,果然是黑化反派,为人处世竟这么偏激。

    至于楚骏兴,只能自求多福了,希望他哥也能像她哥一样,这么迅速地来救人。

    贺闻川开着车,偶尔看一眼街边,等经过一家小商店,他便将车停到路边,自己拿着手机下车去买东西。

    贺绵绵坐在副驾驶座,安静地看着她哥的背影,贺闻川身材很好,肩宽腰窄,腿很长,走路时姿势挺拔,非常有气质,就像漫画里的人物。

    就见他推开小商店的玻璃门走进去,跟店员说了两句话,店员便给他拿来东西,他点开手机扫了码,很快拿着东西出来。

    贺绵绵看向他手里,原来是两瓶矿泉水还有一包湿巾。

    贺闻川打开车门上车,随手递给她一瓶水,“喝水。”

    贺绵绵乖巧地接过水,拧一下瓶盖,发现很轻松就打开了,应该是他事先给她拧好的。

    她中午没吃饭,确实又渴又饿,先前被绑在仓库里,担惊受怕时,倒也不觉得饿,现在一放松下来,就想吃东西。

    贺绵绵咕咚咕咚喝掉半瓶水,摸摸肚子,说:“有点饿。”

    贺闻川没理她,抽出几张湿纸巾,又拧开另一瓶矿泉水,倒一些水到湿巾上。

    “过来。”他示意她靠近。

    贺绵绵愣了下,手肘撑着中间的扶手,探过身子凑近他。

    贺闻川眉头紧锁,右手拿着湿巾,左手的拇指和食指轻轻捏住她的下巴,控制她侧过脸,将额头的伤口对着他。

    他表情很冷,凝固着冰霜,可手上的动作却温柔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绕开她的伤口,小心翼翼地将沾在她脸上的血迹擦去,一下下,湿巾很快被染了色,他又换了一块,重复擦拭的动作,直到脸颊上的血痕都被清除为止。

    贺绵绵低垂着眼皮,从缝隙里偷偷看他,贺闻川的脸靠得很近,隐约都能感受到他温热的鼻息,他的眼神很专注,不像在擦血迹,更像在雕刻一个杰作,严谨又认真。

    因为距离过近,贺绵绵又一次被他的颜暴击。

    他的五官深邃刚毅,恰到好处,就算近距离观察,也找不出一点不好看的地方。

    可能她偷窥的眼神过于热烈,贺闻川嫌弃地用一只手捂住她的双眼,另一只手继续擦脸。

    那大手心干燥温热,贺绵绵忍不住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血迹擦去后,贺闻川将垃圾收拾好,下车扔掉,然后回来重新发动车子,开车上路。

    车子刚开出去一段陆,贺明川放在超控台上的手机响了,屏幕上来电显示是方助理,他顺手接通,点了扬声。

    “贺总,你还在那边吗?”方助理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着急。

    “刚离开。”贺闻川冷哼,“这些蠢货,是你找来的?”

    方秘书干笑两声,有些尴尬地解释,“贺总,这真的是个意外,事先我跟他们说好,只去教训一下姓楚那小子,没想到这帮人会节外生枝,多抓了个人,还是贺小姐,摆了个大乌龙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智商,你好意思给他们发任务?你是收回扣了吗?”

    方秘书默默地承受来自老板的吐槽,“很抱歉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低级错误,再发生一次,你就收拾东西滚蛋!”

    “是,老板!”

    方助理的话,让贺绵绵惊成一尊雕像,捏紧手里的矿泉水瓶,难以置信地看着贺闻川,话到嘴边,还是忍住,等他将电话讲完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去现场处理一下。”他吩咐方助理,然后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“哥,绑架我们的那些人,是你找来的??”贺绵绵问他。

    贺闻川专注开车,说:“是方勤找的。”

    是方助理找的,还是他找的,有区别吗?他们不就是一伙的?

    贺绵绵努力理解他的话,应该是贺闻川让方助理去收拾一下楚骏兴,结果方助理找到这么几个不靠谱的人,顺带还坑了她一把。

    可为什么呢??

    贺绵绵茫然地扭开瓶盖,连喝几口水,压了压惊,才问他:“为什么呢?你为什么要收拾楚骏安??”

    “你这次惹事,是因他而起的吧?”贺闻川答非所问,操控着车子驶入匝道,变换路线往市区方向开。

    贺绵绵:……

    “感情这种事,讲究的是你情我愿,他要实在不愿意,那就算了,总不能绑着他,非要他点头吧。”贺绵绵试图跟贺闻川讲道理。

    贺闻川冷笑,说:“太天真,你记住了,不管是东西或人,只要是你喜欢的,就去争取,去抢,管他愿不愿意,只要抢到手里,紧紧攥住,他就是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贺绵绵愣住,扭头看贺闻川,他说这话的时候,脸上勾出一个好看的笑容,可眼底,却有一丝不容忽视的狂傲。

    “硬抢来的东西,不一定美好,还容易毁坏。”贺绵绵说。

    贺闻川低笑出声,说:“既然是得不到的东西,与其让被人得到,不如亲手毁掉它,绵绵,做人不能太善良,不然会被欺负的。”

    这是强盗逻辑吧!

    贺绵绵低头看着自己的手,小声说:“我不喜欢被欺负,可也不想欺负人。”

    贺闻川测过脸看她,好笑地说:“你这是突然转性了?你以前欺负的人还少吗?”

    贺绵绵吐了吐舌头,差点就露馅,忙补救道:“我是说以后,以后我乖点,不欺负人了!”

    贺闻川低笑两声,眼神里的疯狂已然消失,只剩下无边的平静,他说:“没关系,有哥在,谁都不可能欺负你。”

    贺绵绵眨眨眼,忽然觉得眼眶有点热。

    这个已经黑化的反派,他高高在上,不可一世,与世界为敌,可在他内心,也有柔软的角落,这个角落,只有他的家人能轻易进入。

    仿佛有一股暖流从贺绵绵心间缓缓流淌开来,流至四肢百骸,让她手脚暖暖的,很是放松。

    车子进入市区后,没有往家的方向开,也没有往学校开,贺绵绵辨认半天路牌,最后放弃,回头问她哥,“我们这是去哪?”

    “医院。”贺闻川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贺绵绵想拒绝,她不太喜欢医院,不管是穿越前还是穿越后。

    “闭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贺闻川带她去的是一家私立医院,贺绵绵回忆了一下,想起来这是贺闻川朋友的家的医院。

    去到急诊室后,贺闻川给他的朋友打电话,让他过来给贺绵绵处理伤口。

    贺绵绵有些尴尬,如果她没记错的话,贺闻川这个朋友,叫莫一威,是这家医院的继承人,也是有名的外科主刀医生。

    让这样一个人来给她包扎伤口,是不是有点大材小用了?

    没让他们等太久,穿着白大褂的莫一威便匆匆赶来,“怎么回事,小绵绵受伤了?快让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莫一威比贺闻川大几岁,贺绵绵犹豫一下,喊了声莫哥哥好。

    莫一威上前,捧着她的脸,仔细看了伤口,啧啧两声,皮笑肉不笑地对贺闻川说:“真是辛苦你了,送来得很及时,再来得慢一点的话,它估计就自己长好了。”

    贺绵绵:……

    贺闻川: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