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 > 历史小说 > 北宋有个好弟子 > 第二十章 救星到来

第二十章 救星到来

    还是在酒楼里和武松做了一番深谈后,赵荣才知道和小说里一样,武松确实是河北西路的清河县人,因为家中贫困,加之父母双亡,又没有兄弟姐妹,所以从五年前就开始了四海为家的生活,也一直都是靠卖艺为生,这次南下原本是想到富庶繁华的江南挣钱,又因为在乘船路过位于运河边上的丹徒镇时盘缠即将用尽,便在丹徒镇的码头旁边卖上了艺,想要挣点盘缠继续南下,只是没想到各种阴错阳差,结果就惹出了今天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些情况对赵荣来说当然毫不重要,重要的是武松的一身武艺能否为赵荣所用,结果也还好,当赵荣提出想让武松到自家庄园里做事后,早就厌倦了流浪生活的武松不但大喜过望,还站起身来再次向赵荣行礼,激动说道:“多谢郎君,武松受郎君大恩,正愁无法回报,既然郎君不嫌武松寒微,有意让武松到郎君的庄园效力,那武松这条命就是郎君你的了,以后郎君但有差遣,即便是赴汤蹈火,武松也绝对不皱一下眉头。”

    “武壮士快快请起,千万不要这么客气。”赵荣忙又搀起武松,说道:“这样吧,武壮士你一会先随我去见一下我爹,我对爹说一下,让你先在我家的庄园里做一个帮闲,有事给我家里帮点忙,没事就指点一下我家的家丁武艺,等将来再在我家的庄子里安一个家,娶个媳妇结婚生子,传承壮士你的武家香火,不知道壮士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穷得二十五六岁都还没讨上媳妇的武松一听自然大喜,赶紧又向赵荣行礼道谢,赌咒发誓以后一定要报答赵荣的大恩大德,赵荣含笑表示不必,心里却悄悄松了口气,暗道:“行了,金兵南下兵荒马乱的时候,向南跑路的时候,我的身家安全有保证了。”

    有一个好爸爸就是好,领着武松回到了自家的庄园后,赵荣才只是把自己想要收留武松的打算告诉给了便宜老爸,便宜老爸就马上一挥手,说道:“行,只要你喜欢就行,让那个叫什么武松的留下吧,叫人给他安排一个房间,再给他做两套衣服,以后就听你使唤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,武松就留在了赵家的庄园里,成为了专供赵荣一个人驱使的一个门客帮闲,每天只负责陪着赵荣吃喝玩乐,游山逛水,日子远比卖艺谋生过得逍遥快活,同时让赵荣暗暗欢喜的是,与小说里那个桀骜不驯的武松不同,史实里这个武松不但为人忠厚,还颇为擅长与人相处,没过几天时间就和赵小乙等赵荣的亲近下人打成了一片,相处得十分愉快,和赵荣的关系也日见亲密。

    如此又过得几日后,这一天的正午,在丹徒镇上的酒楼吃完了午饭后,赵荣原本打算领着武松和赵小乙到长江边上去钓鱼打发时间,不曾想才刚走出酒楼,一个下人就急匆匆的来到了赵荣的面前,说是赵荣的便宜老娘身体有些不舒服,想要赵荣回家去看看情况。而赵荣与便宜老娘的关系虽然远不及和便宜老爸的关系那么亲密,但考虑到自己现在这具肉身毕竟是便宜老娘给予的,赵荣还是打消去江边游玩的念头,领着武松和赵小乙匆匆回来查看情况。

    回到家中后,无权进入后院的武松和赵小乙当然去了偏房休息,赵荣则独自一人进到了后院,结果进院没有走得几步,一个负责服侍赵员外的丫鬟就迎了上来,低声说道:“郎君,阿郎叫我告诉你,说你的表妹来了,叫你快走。”

    “啥?糟糕,上老娘的当了!”

    赵荣一听顿时一惊,也马上明白上了便宜老娘的恶当,赶紧转身就向逃出家门,可是这么做已经晚了,沉重的脚步声飞快逼近间,赵荣那位拥有着铁塔般身材的表妹秀莲已经带着一阵风冲了过来,还一把转住了正在转身的赵荣胳膊,娇滴滴的说道:“表兄,你总算是回来了,奴家可是等你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“表妹,你来了?”赵荣心惊胆战的回答,也根本不敢去看自己亲表妹的国字脸和浓眉毛,只是挣扎着说道:“不好意思,我有急事,得马上走。”

    “表兄,你不要走。”秀莲嘟起了厚嘴唇,揪着赵荣不放说道:“我爹和我娘也来了,他们有很重要的事要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大郎,你终于舍得回来了。”远处又传来了便宜老娘的声音,说道:“快,来给你小舅和你舅妈见礼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赵荣也只能是回头看了一眼,却见自己的便宜老娘已经走出了房门,正领着自己那位经常向自家借钱不还的小舅向这边走来,旁边还跟着自己又高又壮的小舅妈,便宜老爸则满脸无奈的走在最后,与赵荣四目相交时,便宜老爸还摊手做了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——毕竟,便宜老娘是赵荣的生母,她的决定,便宜老爸也得适当尊重。

    “大郎,你回来了?”借钱不还的小舅和小舅妈一起开口,小舅还又补充了一句,“小兔崽子,来了这么多趟,总算是见到你一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舅安好,舅妈安好。”赵荣无可奈何的行礼,又赶紧说道:“小舅,舅妈,不好意思,我前面有急事,必须得马上走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急事?”便宜老娘开口,说道:“走,进房里,娘有很重要的事要和你说。秀莲,把你表兄拉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表兄,听到没有?快走,姑妈和我爹我娘有很重要的事要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就象得了圣旨,浓眉毛表妹拉着赵荣就往里拖,赵荣魂飞魄散的赶紧挣扎,嘴里连说自己有事,可是浓眉毛表妹却说什么都不肯放手,一双大手就象两把铁钳一样,死死的握住了赵荣的胳膊,还把体重最多只有她三分之二的赵荣拉得站立不稳,双脚在地上留下了两道深深的划痕。

    “郎君,郎君!”

    天公不作美,眼看赵荣就要落入自己国字脸表妹毒手的时候,天籁之音一般的喊叫声突然传来,一个下人突然跌跌撞撞的冲到了后院门前,冲着赵荣嚷嚷道:“郎君,有一位小娘子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快请,快请进来。”

    赵荣赶紧答应,也根本来不及去考虑究竟有那位小娘子会这么不开眼,竟然会主动跑到自家门上来找自己。那边赵荣的便宜老爸和便宜老娘也是面面相觑,因为在他们的印象之中,除了赵荣的国字脸表妹秀莲以外,还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小姑娘主动来找赵荣。

    “不用请了,我已经来了。”

    更加可爱的清脆声音传来,再紧接着,红影闪动间,一名红衣少女以更快的速度冲了进来,在后院的台阶上站定,而再当看清楚那名红衣少女的容貌后,赵荣的便宜老娘和小舅、舅妈不由一下子瞪圆了眼睛,赵荣的国字脸表妹把嘴巴张得可以塞进一个大拳头,便宜老爸赵员外则先是眼睛一亮,然后一下子就笑得嘴角翘起。

    原来,突然出现这名红衣少女,竟然是一名明眸皓齿的美貌少女,年龄虽然不大,却已经生得双腿修长,五官俏丽,眼大口小嘴唇红润,是一个典型得不能再典型的美人胚子。同时也正是未来的民族女英雄——梁红玉。

    “红玉——!”赵荣的声音里差点带上了哭腔,激动喊道:“你怎么来了?你来得太好了!太好了!”

    “我出城骑马玩,路过这里,顺便来看看你。”梁红玉的性格依然还是那么爽朗,说道:“赵公子,有没有空,能不能带我到你的庄子里逛一逛?”

    “有空!有空!太有空了!”

    赵荣赶紧答应,也乘着自己厚嘴唇表妹惊讶失神的机会,赶紧一把甩脱她的魔爪,飞奔到梁红玉的面前站定,还更加激动的一把抓住了梁红玉的白嫩小手,说道:“走,我们出去玩。”

    梁红玉的脾气也果然豪爽大度,即便是以一个小姑娘的身份被赵荣抓住了手,脸上也不见半点羞涩,任由赵荣握住了她的手,后面的赵荣小舅一家见了却是如遭雷击,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赵荣的便宜老娘也是张嘴失神,赵员外却是笑得连嘴都合不拢,赶紧问道:“大郎,这位小娘子是谁?”

    “哦,爹,给你介绍一下。”赵荣忙指着梁红玉对赵员外说道:“这位小娘子名叫梁红玉,是我们润州指挥使梁兴梁将军的千金,也是我的好朋友。”

    言罢,赵荣又指着赵员外夫妻给梁红玉介绍道:“红玉,他们是我的爹和娘。”

    “小女梁红玉,见过伯父,见过伯母。”

    梁红玉十分大方的行礼,赵员外也笑得更加开心,忙说道:“小娘子不必多礼,快,里面请,到屋里坐下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爹,不了。”赵荣替梁红玉推辞,说道:“我要带红玉去我们家的庄子里游玩,还有很多话要和她说,就不坐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了,赵荣还拉起梁红玉才往外走,赵员外也不挽留,只是大声说道:“那记得带梁小娘子回来吃晚饭,我叫厨子多做些菜。”

    笑容满面的目送宝贝儿子和梁红玉离开后,赵员外这才转向赵荣的便宜老娘,语带双关的说道:“夫人,看到了没有?儿孙自有儿孙的福,莫为儿孙做罪人,大郎的事情,用不着我们这些当爹娘替他操心,他自己有主张。我们润州指挥梁将军的千金啊,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?”

    赵荣的便宜老娘不吭声了,赵荣的浓眉毛表妹却是嘤咛了一声,捂住了国字脸就往外跑,嘴里还发出了类似熊吼一般的哭泣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