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 > 言情小说 > 权爷,夫人又自爆马甲了 > 第053章权爷三岁不能再多
    翌日,因为要带高兴去厉康复家看诊,沈璎婤和冷血都起了个大早。

    “哈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冷血打着哈欠来到餐厅,昨晚回到房间后,他熬夜打了一会儿农药,这会子困着呢。

    “老大,早安。”

    远远的就闻到了葱油拌面的味道,冷血瞬间困意全无。

    喜滋滋的拉开凳子坐下,“哇塞,是我最喜欢吃的葱油拌面欸。”

    “没你的份。”沈璎婤生气地将他跟前的拌面端走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为什么生我的气呀?昨晚咬伤你脖子的吸血鬼又不是人家。”

    冷血委屈巴巴的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隔壁的权叶铖和顾瑾言闻着香味过来了。

    正好听到冷血对沈璎婤的这番控诉。

    顾瑾言面色一怔:“吸血鬼?什么吸血鬼?偶买噶的,少夫人,你脖子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被狗男人咬的。”沈璎婤没好气的瞪了一眼权叶铖,指代性非常明显。

    “不是吧???”

    顾瑾言吓了个怵目惊心,“权爷,你怎么可以咬少夫人呢?”

    他不停的为沈璎婤打抱不平。

    “我昨儿晚上帮你弄走霍九爷,帮助你和少夫人独处,是希望你能抓住机会和少夫人好好培养感情,爷如此不懂怜香惜玉,会失去少夫人的!!”

    权叶铖脾气倔强,冷声一哼。

    他径直走到餐桌跟前坐下,抬眸凝视着沈璎婤清冷的双眸,带着一丝丝挑衅。

    薄唇轻掀:“你们是不是觉得男人喜欢一个女人,就必须把她捧在手心里宠上天,然后不管她做了什么过分的事,都要容着她,跪舔她,说天大地大,老婆最大?”

    “对呀,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?”

    顾瑾言理所应当地说:“谁让是爷先动的情呢?毕竟少夫人对爷还没有动心,爷不去跪舔少夫人,难道还要不是特别喜欢你的少夫人,反过来跪舔你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权爷就知道大部分人都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觉得在爱情里先动情的那一个,就应该卑微到尘埃里。

    他就偏不走寻常路。

    权爷一脸傲娇的冷哼:“这女人不能惯,越惯越混蛋!”

    璎婤:“……”

    冷血:“……”

    高兴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权爷!!!”

    顾瑾言急的跳脚:“我亲爱的爷,能不能清醒点?再这样下去,爷会一辈子都追不到少夫人的!”

    “追不到又怎样?”

    权爷无所畏惧。

    他强势霸道,冷冷地盯着沈璎婤的双目道:“追不到你也是我老婆,从小就订了娃娃亲,容不得你不嫁。”

    沈璎婤这才明白,合着狗男人是有恃无恐,笃定她退不了婚。

    很好!

    狗男人又一次成功的激起了她心底深处强烈的胜负欲。

    这婚,她是退定了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瑾言一脸无语的看着他们家爷:爷,你是真的没救了。

    “高兴,快点吃,吃完了姐姐带你去厉爷爷家里做客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,厉爷爷是谁呀?”

    问完,不待沈璎婤回答,高兴又看向权爷问道,“帅……帅帅姐夫,我……不喜欢去陌生人家里做客,你陪高兴好不好?”

    小高兴有社交障碍,也有社交恐惧症,除了他非常喜欢和认识了很久的人,其他的陌生人,他都很抗拒接触。

    沈璎婤才到京不久,权国安给权叶铖放了假,让他陪着沈璎婤熟悉熟悉京都的环境。

    况且,他本来就很喜欢小高兴。

    便勾唇微笑说:“好,姐夫陪你去。”

    语气超级温柔。

    顾瑾言盯着那温柔的帅气脸庞看了很久,就连对面的冷血都觉得权叶铖脑子有病。

    苍天啊大地。

    但凡权叶铖能将他对小高兴的温柔体贴宠溺,分一半给沈璎婤,他的漫漫追妻路,也不会这么漫长。

    “权叶铖,先说好,你陪高兴去可以,但是,不可以和我同乘一辆车。”

    沈璎婤冷漠的道出她忍耐的极限,然后就去收拾外出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权叶铖视线一边紧紧的跟随着人家,一边嘴上不饶人地凶沈璎婤:“拽什么拽?下次你再对我动粗,我还咬你!”

    “最好一怒之下把你咬死,在你墓碑上刻上我的姓氏,让你去阴间做鬼,都无法摆脱我权叶铖妻子的身份!”

    牛逼!

    顾瑾言冷血高兴三人同时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权爷,算你狠。

    这幼稚的斗嘴模式,三岁不能再多。

    以后就等着天天追妻都是火葬场吧!

    【厉教授,起床了吗?我现在就带着高兴过来拜访您,方便吗?】

    临出发前,沈璎婤给厉康复发了一条微信。

    叮一声。

    厉康复秒回她:【方便,非常方便,你快来吧,我已经等你等了很久了。】

    发完这条语音,厉康复迅速给沈璎婤发了一个定位。

    【地址发给你了,我昨晚是在你师傅隔壁住的。】

    厉康复一年前在史泰初家隔壁买了一栋别墅,每次惹史泰初生气了,就会跑到史泰初隔壁了来住几日。

    这次也一样。

    因为厉康复那晚在慈善晚宴不识沈璎婤就是史泰初爱徒,拒绝收沈璎婤当徒弟的事,史泰初对他怀恨在心,至今都不肯搭理他。

    像这种联排别墅,两家的院子就只隔着一道墙。

    厉康复知道史泰初最疼的就是沈璎婤这个小徒弟,最近十年以来,逢人就夸他收了一个天才弟子。

    沈璎婤这次来京,没有第一时间去探望史泰初,而是带着弟弟来他家看诊,那老家伙知道了铁定会妒忌死。

    幻想着史泰初妒忌的样子,厉康复心里就高兴啊。

    这一高兴,就容易嘚瑟。

    约莫过了一个小时,估摸着沈璎婤快到了,他便跑到院子里,故意冲着隔壁的史泰初喊话。

    “老史,你家的五爪金龙长到我家来了,你不过来弄回去吗?”

    人家史泰初压根就不屑搭理他,只派了一个家政小管家对付他。

    “教授,我家老爷掐指一算,说你近日定会有血光之灾,五爪金龙主治跌打损伤,风湿肿痛,闭经等症,老爷说教授一定用得上,那几朵五爪金龙,便赏你了。”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厉康复面色一怔:“那老不死的,诅咒劳资有血光之灾需要五爪金龙治疗可以理解,闭经什么鬼?劳资又不是女人。”

    这一幕,正好被沈璎婤等人看到了。

    冷血问沈璎婤:“老大,那不是牵牛花吗?他们为什么要叫它五爪金龙?”

    “五爪金龙可不是牵牛花,它只是长得和牵牛花有些相似,仔细瞧外观是有区别的。”

    沈璎婤笑着说,“你们可别小瞧它,五爪金龙是治疗骨折的良药。”

    “哇塞,少夫人,你懂得真多,连药理都懂。”顾瑾言一脸的崇拜,如今的沈璎婤,在他的心目中,就如同神一样的高大的存在。

    厉教授见沈璎婤到了,就越发的得意了,冲着隔壁的史泰初大声道:“史泰初,你徒弟来我家做客了,你过不过来?我数三声,你不过来,就关门了哦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