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 > 言情小说 > 报告将军,夫人又在作死了 > 228你不怕吗
    有春倒是没跑远,不是生气,纯粹是羞的。

    原本平日里见霍统都是私底下见,这还是头一回当着黎童的面见霍统,本打算是当没见到的,可万没想到黎童竟然来了这么一招,有春力气大脸皮薄,此时躲在墙角不敢抬头。

    黎童早先想着要把有春摘出去,忘了小姑娘跟她不一样,这年代都讲究含蓄,即便双方都有心意,那也得私下里谈妥了再说亲事。

    嗯,她是有些急了。

    “有春呀,夫人错了,下回我把他叫府里,再仔细谈谈。”黎童耐着性子哄她。

    有春下巴都快戳上胸口了,整张脸连带着脖子都红得快滴出血,嘴里嘟嘟囔囔说什么听不清楚,不过黎童大致也猜到她想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先回府吧,回府说。”

    有春犹豫了一会儿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另外那俩丫头在离开皇城卫视线之后,就立刻与黎童和有春分开走了,她们得加紧速度回去复柳鸾儿的命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,就是黎童在冷宫里看到的那个。

    只是她摇头点头的,又走得太快,黎童这边还忙着安抚有春,扭头想再问问清楚,人就已经不见了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只得拉着有春往将军府跑。

    那俩丫鬟的轻功也挺不错,等黎童到了柳鸾儿的院子,对方都已经安排好了茶点等她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黎童人还没坐下,嘴巴先张了。

    柳鸾儿看着不像是得到好消息的表情,倒了一杯茶推到黎童手边:“人确实是在冷宫,可惜我们去的晚了。”

    “人死了?”

    “没死,但被转移了。”

    黎童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“冷宫里确实有人住的痕迹,我的意思不是那些后妃,冷宫里的妃嫔大多精神不正常,但阿远寻到的那处,很干净。”

    “正常人住的。”

    柳鸾儿点了头。

    黎童有些为难:“皇城卫守的太严密,哪怕我跟霍统有交情,也越不过规矩去,下次再进宫,他们只会检查得更严,我原本也不是什么经常进宫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昨日宫里出了事,但看皇后又好像没什么大事发生,不过……”黎童回想了一下皇后当时将冷宫的表现:“是皇后引起了我对冷宫的兴趣。”

    对方给了套子,黎童很自然地往里钻了钻。

    “他们知道我是为了什么去的。”黎童说得淡定,柳鸾儿心里却起了滔天骇浪,她捏起的手掌收拢又锁紧,最后懊恼地捂了捂脸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打草惊蛇了。”

    黎童闻言,却也觉得没什么,能做到皇帝皇后这种位置的,能是什么单纯天真好骗之人吗?

    皇后看着温柔和善,可却能将那些各有心思的后妃都治得服服帖帖。

    换了黎童,黎童办不到。

    也不想办到。

    那后宫能将人的本性吃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才二十岁不到的小姑娘,搁她那会儿还在上高中呢,放这里却已经开始要人命了,想想就后脖子发凉。

    “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对方是早做了准备了,不管咱们什么时候去,人一准找不到。搞不好,人在冷宫这个消息也是假的,就等着我递帖子呢。”黎童抿了口茶,眸子里半点没忧虑。

    柳鸾儿一想也是,随后也冷静下来,重新摊开翊城地形图,纤细的手指在上面横来划去,嘴里还嘟嘟囔囔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呢?还打算先弄死崔守知?”

    “当然得弄死,留着等他整幺蛾子吗?”

    黎童撇了撇嘴:“可将军不是要留着他?”

    柳鸾儿手下动作顿了顿:“我猜不透将军留着他到底要做什么?难不成崔守知背后还有人吗?”

    “也不一定是背后。”

    柳鸾儿眉头紧皱,她上辈子到底愚昧混沌到什么地步去了,将军身边都被渗透了,她也只在临死的时候才瞧出吴梦泉来,崔守知还只看到了一片衣角猜出来的。

    那年轻皇帝,果真是小看他了。

    “别想了,将军留着他,总有用。”黎童劝了几句,甚至还想劝柳鸾儿放下屠刀立地成佛,但看这姑娘一门心思全在杀人上,劝了会儿黎童就不劝了,扭头回了自己的院子。

    百里烨刚从外头看崔晴晴回来,兜头瞅见黎童,二话不说伸手就抱住了,埋头在她的颈窝里,深深地吸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做什么去了?”黎童拍了拍他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看崔晴晴。”

    “她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日子过得还挺不错,既来之则安之的,除了不能离开房间,跟唐煜聊得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黎童点了点头,心想着崔晴晴大概只要不在将军府里,去哪儿都能过得舒坦。

    “你留着崔守知,是不是下不去手?”

    百里烨没反驳,却也没承认。

    黎童没戳穿,只歪着脑袋问他:“那要不要我替你下手?”

    “你别淌这浑水!”百里烨有些着急,抓着她的手还有些紧得发疼,随后见黎童脸色微变,才松了松,语气也跟着缓和下来:“夫人干干净净的,我不想你手上沾血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跟着你谋反了,沾点血算什么?”

    怂归怂,狠话还是得说的。

    跟二虎套关系,就是为这准备着。

    看了那么多年探案小说,意外导致目标人物死亡的方法还是挺多的,只是她到底不是反社/会人格,也不是脑子极度聪明的典型,这方面还得细细琢磨。

    柳鸾儿也是跟她一个想法,所以这几天才一直研究翊城地形图,想找出一条合理的路径来。

    而黎童有了二虎,地形图就不用看了。

    二虎就是个活体导航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,崔守知不能留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崔守知犯事没在明面上,但要抓他把柄也简单得很,就是大概过程复杂些,也令人痛心些,到底是跟着百里烨多年的老人,没在战场上英勇牺牲,反而要折在这种阴谋算计里,是百里烨对他的愧疚。

    百里烨心里有一根刺,黎童想着,得替他拔/出来。

    遂,一转头,她又去找了柳鸾儿。

    俩心狠手辣的女人头碰头,开始琢磨怎么才能让崔守知死得像个意外。

    “崔守知老奸巨猾,手底下肯定还有别的能制衡将军的东西,咱们得先把那些找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将军也正是在找这些。”

    两人默契地对视一眼,继续盯着那张地形图。

    而朱佩佩,按照黎童的吩咐,偷偷将二虎从将军府后门带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来得正好。”黎童一把扯过二虎,将地形图往他跟前一怼,指着就说道:“人就住在这儿,你瞅瞅怎么怎么安排?”

    “意外死亡?”

    二虎战战兢兢地问,头一回来的时候是夜里,因为太紧张害怕没敢四处张望,这一回是大白天来,将军府大得惊人,这辈子没见过这么豪华的府邸,二虎一颗心就跟悬在嗓子眼里似的,一张嘴就能吐出来的那种情况。

    再看黎童指着的那地方,也是个黄金地段,寸土寸金,能在那地方建宅子的非富即贵。

    啧!

    他单知道要杀人,或许杀的还是哪个不长眼得罪了夫人的世家子弟,可没想到杀的是个官啊!

    二虎摸了摸后脖子,别说,入了秋虽然是有点凉,可他现在就跟赤脚站在冰面上似的,进不得退不得。

    “很难?”见二虎白着一张脸不说话,黎童问道。

    二虎摇了摇头,也不算是难,就是……算了,就是难。

    “其实这地方很好做意外。”二虎心理建设了很长一段时间,黎童和柳鸾儿也不催他,只静静等着,黎童还很贴心地拉着他坐下,往他跟前放了杯茶。

    二虎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“二位夫人看这条街,富贵人家大多选址建宅就在这,尤其家中有为官者,一则是这里离皇城近,二则是离闹市近,却又因为与闹市隔了一条街而不显得吵闹。且二位看这里,从这里出发,拐弯走不出二十步,就是万花楼,万花楼走出去不出十步就是松庭楼,过了松庭楼再拐弯的这条街上,就是徐家酒楼。”

    徐家酒楼,就是徐凌开的那家。

    虽然之前出了事,但徐家质量保证,酒楼生意蒸蒸日上,也不是没有同行恶意竞争过,但都在暗地里被百里烨摆平了。

    只是,外人只知道酒楼背后有贵人,却不知道是谁。

    又因为徐凌将酒楼包厢的保密性做的很好,自此成了朝中人士争相前往的重要地点。

    崔守知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“闹市之中,最容易引发事故。”

    黎童盯着二虎指的那条街,淡淡道:“证据也最容易被抹除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动手?”柳鸾儿将注意力从地形图上收回来,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今晚去问问将军,从崔守知那边得到什么有用消息没有,倘若没有,咱们就再等一个月,倘若确认他没什么用了,就尽早除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怕吗?”

    黎童捂了捂胸口:“怕呀,怎么会不怕呢?可将军下不了手,不是只能我们来吗?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不插手,这事完全可以我来做。”

    黎童看着柳鸾儿,静静地看着她好一会儿,忽而笑了出来:“你背负得太多了,歇会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