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 > 都市小说 > 那年,阳光很好,岁月悠然 > 第260章 自我检讨

第260章 自我检讨

推荐阅读:狂鳄豪雄
    晚上从悠然那里吃完晚饭回来时,打开晨泽的手机一看有悠然发给他的短信,信箱已经塞满。傻悠然,字字句句都是对晨泽的耐心鼓励和劝导,她该知道明明监狱里不准给看这些还要坚持发。可见夜幕下的悠然内心是多么的脆弱,她渴望晨泽作为依靠,希望孩子能带给他们希望和好运。打开另一个手机,有很多联络人的来电,再看看跟悠然通信的这一部,里面只有祝悠然的联络电话。校长明白了,这是他俩的专属号码,以后他就替他保护好。

    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,经过相处在得知悠然和悦悦是天性善良,祝悠然脑子也很聪明,但她愿意把这些聪明用在更有价值的事情上。如果她注定不平凡,那他就必须在她们身后全力支持她们,做好后勤保障,什么石头,思乡之情该断还是得断。看着桌面上郑老师的照片,她就那么永远保持着微笑,不管多累,只要看着她就仿佛回到了过去岁月。他问郑老师他这样选择对不对,郑老师仍然微笑,于是嗯了一声,说他明白了,跟她道了声晚安!

    邵力杨也通过网络知道了悠然被黑的消息,只能说她的转变让他们这些打工仔叹为观止。他只给悠然发了“加油”二字,悠然回复谢谢,说没事了,粉面店运转正常,大部分食材来源仁智初,只要仁智初没问题,粉面店一般就会没事。仔细回想,自从离开仁智初,汤芳芳好像从未主动联系过她,有的也是过节日她发去的问候语。原以为是她忽略了这份情谊,却不知是汤芳芳在有意避开她。

    再回忆雨菲他们这一波人,幸好他们忙着没空关注这件事,雨菲应该快临产了,宁芯也是,只有杨贺,希望他争口气做好自己。至于她,宝宝跟着她接二连三的处于危险之中,今后再也不敢马虎大意了。忙忙碌碌,直到媒体帮她挖出底细的时候让她自己都大吃一惊,她似乎已经变成了以前她想要成为的人,可她并未多么自豪和开心。这无形中的加法只会让她肩上的责任越来越重,她不敢卸下重担,更害怕失败,与其说是理想,不如说是某种必须达成的欲望,放下会变得轻松,少很多心理折磨,更不用跟自己较劲。可如果不继续走,就会有更多的人立刻超越甚至取而代之,把她逼上退无可退的境地正是她自己。

    悠然开始上班,悦悦成为前台正式工作人员,原来的前台调到了网络客服部。洪潮洋主动过来给悠然认错,悠然说下不为例,以后会成立专门的传媒中心,他和团队只负责测试部。洪潮洋问为何不辞掉他们。悠然解释,任何一件事都有好有坏,而一家公司在发展的过程中怎么可能一帆风顺,不能一出错就开除员工,也许是她自身的问题,大家要总结经验保证下次出现同类事件时能够轻松冷静处理。他那么坚持没有错,只是以后有了传媒中心,就会多一些独家资料。比如一个网络歌手发布了新歌,君溢帮忙独家宣传,就会有独家收益;一部小说可以独家发布、买断,后期制作等等。

    洪潮洋认为她思考的长远,感谢之后离开,回想第一次见面就是干着最丢人的事,现在又出现这么严重的失误。事不过三,如再犯错直接回东北老家。悠然仔细看了看这次事件的发酵经过,除了研发部、测试部,设计部、编辑部、运营部、策划部、客服部都应在本次事件中得到总结经验教训。于是让助理通知这些部门的经理开会,讨论今后各部门如何相互协作和甄别事实信息。

    少恒给荣箐发信息说他们全家回老家了,以后想看孩子回郧县看或者让爸妈把孩子抱到镇上网吧视频看。这两年经历的超过他十几年经历的总和,抗不过命运就只能低头。荣箐问他凭什么把孩子带回农村,那将来会被教成什么样。少恒不想跟她争辩,告知只是因为她是孩子的母亲,老家有什么不好,三和院里走出来的孩子谁混差了。

    荣箐骂他没志气,以前的野心去哪里了,就算是为了霆毅也该在深圳好好奋斗。少恒嘴里没说心里话,解释换个地方换份心情,祝她在深圳能够遇到自己的真正幸福。荣箐让她不要假惺惺,只是一点,她的孩子如果教育不好,她就要带回身边教育。少恒让她放心,他们兄弟姐妹的孩子个个都很听话懂事。

    彼此沉默之后挂了电话,突然的道别确实让荣箐有些意外,这个人渣从头到尾除了离婚没有跟她倔强过。她这是在跟谁玩心理战术呢,为难了他人也困住了自己,说少恒没出息,那是他没了底气,而她拥有钱照样碌碌无为这么长时间。母亲也建议她回武汉,她也考虑过,可回去又回面临什么呢,别人当面吹捧背后倒手指,婚姻失败,事业无成,还成了二婚女人。

    最近有熟人找她合伙经营酒店,可她从心底开始不再对任何人产生信任,人为财死鸟为食亡,算计之心人人都有。所有伪装的面目下真假太难甄别,那只能靠自己。吴启丰拉拢不过来是她又一失败经历,但或许从他的银行朋友谢经理那里可以试试。想到这儿,似乎对少恒的离开没那么伤感了,天要下雨,随他去吧。

    许爷爷让刘阿姨打电话给悠然,说晚上去诗嫚别墅那里吃晚饭,带上悦悦一起。悠然借口说大伯他们现在在安康,应该很快就回深圳了,到时候一起聚餐。许爷爷不答应,诗嫚不回来,许瑞又整天忙得见不到人影,他一人吃饭太孤单。再说,这是第一次邀请就遭到拒绝,会让他觉得很没面子。

    悠然没想到堂堂许氏前董事长跟小孩似的,联想到宁爷爷和孙爷爷,他们或许只是为了表示他们的欢喜。只好答应,给校长打电话道歉,说许爷爷一再要求过去,晚上只能留他一人在家吃饭了。校长说没事,让她们早点回来,照顾好身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