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 > 言情小说 > 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> 谢夺番外(9)
    谢夺这次见家长非常顺利,袁见月的父母对他的喜欢溢于言表,毫不掩饰,餐桌上就一直夸他。  反倒弄得袁见月很不好意思,回家之后,她还特意说了这件事。  “爸妈,你们刚才能不能克制一点?表现得也太……”  袁爸爸扯了扯领带,“表现得怎么样啊?谢夺确实不错,你不也很喜欢吗?”  袁见月可没习惯跟爸妈讨论这种事,脸上还觉得臊得慌。  “遇到喜欢的就抓紧了,不知多少人盯着他,不过我真的没想到他会看上你,原本相亲只是抱着让你俩交朋友的心态,都没想过会真的成了。”  “……”  袁见月无语,他爸的潜台词好像是在说她不够优秀一样。  相亲见面的那个周五,谢夺问她有没有空出来,袁见月本想着父母过几天就要离开,想在家陪他们,直接拒绝了他,可她父母一听说谢夺约她,便赶紧撵她出去。  “人家约你,你干嘛不出去啊?你们要多接触,才能更了解。”  袁见月没法子,只能又给谢夺发信息,说自己有时间。  谢夺却打了一通电话过来:  “刚才你说没空,我又给自己安排了一些工作,可能要迟一些。”  “没关系,那我等你。”  “我让助理开我的车去接你,等你到我公司,我这边也差不多了,可以吗?”  袁见月当时也觉得很囧,刚拒绝了人家,转身又说自己有空,便点头答应了。  谢夺的助理一听说要去接他的女朋友,整个人都亢奋起来,恨不能飙车到小区单元楼下,率先一睹芳容,他甚至还想着,路上可以旁敲侧击聊些八卦。  情绪高亢,一副要干大事的模样,结果见到袁见月整个人就怂了。  他们家公子这女朋友,笑起来也太温柔了吧。  见面问好后,她就颇为抱歉的说了句:  “现在应该是下班时间了吧,真是不好意思,我不会开车,还要麻烦你来接我。”  “您太客气了,我的作息是跟着老板走的,他没下班,我出来接您,还算是上班时间摸鱼了?”  袁见月笑着点头,“我上班时候也这样,总想着趁老板不注意躲会儿懒。”  “您做什么工作?”  “就是在一个小公司,毕业不久,积累经验比较重要,你呢?毕业后就进谢氏了?”  “对。”助理莫名有些紧张。  “那你很厉害啊,能进谢氏,还能成为他的助理。”  “可能也是运气好吧。”  “他说自己以前经常加班,你给他做助理应该很累……”  ……  车子一路开到谢氏的停车场,助理帮她拉开车门,搭乘专属电梯,送她到了谢夺办公室,离开时他才觉得哪儿不对劲。  是他想打听老板的私生活,好像这一路上……  反被她套话了。  无意说了一堆谢夺的私事,关于谢夺的喜好,几乎都说了。  我去——  这事情的发展和他想得完全不一样啊。  袁见月到谢氏的时候,其他员工几乎都下班了,谢夺办公室内,更是寂静,他坐在桌后,夕阳的余晖透过玻璃,落进室内,被折射得斑驳陆离。  “你先坐会儿,我很快。”谢夺笑着看她。  袁见月点头坐下,助理已经送上茶水,她随手拿起放在长几上的一本金融周刊,目光却在暗暗打量着他的办公室,没有想得那般奢华,简单低调,布局摆设极为品味。  看着看着,她的视线便忍不住往谢夺那边瞟。  她只是消消看了那么一眼,就被抓了个正着,急忙挪开眼。  “在看我?”谢夺手头工作已完成得差不多。  “……”袁见月随手翻看着手中的杂志,矢口否认,“我没有。”  翻杂志的声音,窸窸窣窣,就好像侧面反映了她此时有些紊乱的心绪。  谢夺看她,却低低笑了声,“真没有?”  “我……”  “我办公室有监控。”  “……”  袁见月翻杂志的手指一顿,小声嘀咕着:“看一眼又怎么了?你难道没在看我吗?你不看我,又怎么知道我在看你?”  相处时间越久,越容易露出本性,换做以前,袁见月肯定不会说这种话,只是谢夺有时真的太欺负人了。  干嘛非要戳破她。  她心底正犯着嘀咕,余光瞥见一道身影靠近,转头瞬间——  谢夺已经挨着她坐下了。  单手勾住领带,稍稍松了些,他抬手摘了鼻梁上的银边眼镜,目光慵懒直接,笑着看她,一瞬间,周围的空气都变得稀薄起来。  袁见月瞬间觉得呼吸有些不稳。  他太随意,没有镜框遮挡的眸子,幽深深沉,看得人心慌。  “你刚才说什么?说我在看你?”  袁见月第一次见他摘眼镜,少了往日的斯文,反而多了些侵略性。  她刚开口:“难道你刚才……”  毫无预警地,他瞬间靠了过来,呼吸交缠,她的声音淹没氤氲在嗓子眼,声音越来越小。  “我刚才怎么了?”谢夺看着她,眼底有笑意。  他的脸近在咫尺,气息缠绕着,周围的空气都好似染上了一层暧昧气息。  袁见月忽然觉得心脏开始鼓噪,浑身血液开始翻涌,这脸……  特别不争气。  倏得一下就红透了。  她都能清晰感觉到自己皮肤在发烫。  “你刚才,没有看我吗?”袁见月不想和他对视,因为每次都是自己落得下风。  对面这人,就好像不会害臊一样。  她刚别开眼,只觉得下巴传来他指腹的温热,她的脸更红了,下一刻,他指尖稍稍用力,目光被迫迎上他……  “我刚才没有看你。”  “……”袁见月大囧。  “准确的说……是从你进来开始,我就一直在看你,不止刚才。”  袁见月脑袋嗡嗡的,这个男人,也太会了吧。  就他这样,怎么会落单到现在?  她被某人撩得发了懵,看他越靠越近……  稍一偏头,两人唇间那点距离,瞬间消失。  办公室内的空气,瞬间稀薄得让人窒息。  谢夺一手搭在她的后侧的沙发上,捏着她下巴的手指稍微往后,扶住她的后脑勺,加深了这个吻。  袁见月的意识游离着,夕阳在办公室里落下一层浅浅的金红色。  整个世界,都好似在颠倒。  她身子都是僵的,麻木的……  生涩,躁动,不安,忐忑,挤压着胸腔,真能要了人的命。  一吻结束,谢夺伸手,将她唇边被晕染的口红,一点点擦去,瞧她还在看在自己,忍不住低低笑出声:“怎么?还想继续?”  抽离的意识瞬间回笼,心脏在下一秒,开始恢复供血,脸却还涨得很红。  只是余光瞥了眼谢夺,他正抬手揩了下唇角粘上的口红渍,拿着纸巾擦了下手,继而戴上了眼镜。  袁见月从没觉得,一个人戴眼镜前后气质会那么不同。  喉尖不自觉有点发痒。  唇角的灼烧感,复燃——  让人窒息!  “晚上想吃什么?”谢夺起身,将自己的办公桌简单收拾了一下。  “你忙完了吗?”袁见月低咳着,这才发现杂志还在自己手上,已经被她蹂躏得不成模样。  “差不多了。”谢夺拿过外套,顺手将她落在沙发上的单肩包拎在手中,牵着她往外走,“我们公司附近有两家不错的餐厅,想不想试试?”  “好。”  袁见月也不知该吃什么,听谢夺说有一家是他经常订餐的,也想去尝尝他平时爱吃的餐厅,究竟是什么味道。  只是她没想到,餐厅就在他公司边上,都不需要开车。  谢夺牵着她进了电梯,然后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出了公司,吓得值班的前台和保安都一脸错愕。  袁见月跟着助理过来时,是从车库直抵谢夺办公室,没有经过公司大堂。  “我眼睛没花吧?咱们谢公子牵了个姑娘出来?”  “这是什么情况啊?”  “前段时间公司就疯传,说他有情况,看样子不假,那姑娘一直垂着头红着脸,看起来脸皮子很薄。”  “长得温柔又漂亮,看着也不是那种喜欢作妖的。”  ……  袁见月没想到他会如此大大方方牵着自己离开公司,然后进入隔壁餐厅,周围他熟人太多,餐厅经理见到,也是愣了两秒,继而面带笑容招呼了他们。  “我来推荐怎么样?”谢夺看她盯着菜单,犹豫不决。  袁见月点头,而谢夺接下来的骚操作,差点把她羞得无法见人。  “谢公子,还是老样子?”经理也在暗暗打量着袁见月,脸上带笑。  “今天想吃点不一样的。”  “我们餐厅还有什么是您没吃过的吗?”经理笑道,显然都是熟人了。  “情侣套餐吧。”  袁见月呼吸心跳又瞬间被剥夺,而经理愣了两秒,笑着点头,“这个套餐很好,尤其是七夕的时候,卖得特别好,所以就成为固定菜单了,二位稍等。”  谢夺点完单,看向袁见月,“怎么不说话?”  其实作为男朋友,谢夺大大方方带她出去,她心底是很高兴的,只是……  他的操作也太骚了吧。  生怕大家不知道两人的关系。  而这个经理,也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,还特意让人将他们桌上的当季花束换成了玫瑰,又拿了些蜡烛,为他们营造了烛光晚餐的感觉。  袁见月皱眉,这餐厅的服务外面太周到了些。  两人吃完饭,去公司取车,又“偶遇”了不少尚在加班的员工。  谢夺倒是无所谓,袁见月也大方和他们打了招呼,只是上车后,还觉得脸上火烧火燎。  “想看电影吗?”谢夺转头看她。  “我都可以。”  ……  这两人去看电影了,只是关于谢夺交了女朋友的事,却彻底在京圈传开了,以前只是小圈子里的人知道。  两人刚接触,感情不算稳固,没人对外说,免得给姑娘带来很大的心理负担,把人吓跑了。  所以消息爆出去之后,在京圈引起了极大的轰动。  “谢夺终于谈恋爱了,如果他再不处对象,我真要怀疑他的性趋向了?三十多了,单了这么久,身边就没个女的。”  “听说女朋友比他小很多,根据谢氏员工描述,他挺宠那姑娘的。”  “谢夺一直都不是个随便将就的人,好不容易遇到个让自己心动的,肯定是千方百计要抓住了啊。”  电影很无聊,甚至有些枯燥,只是情侣去电影院,可能就单单是冲着电影去的,重点是电影院黑漆麻乌的,比较好做事!  袁见月原本也想着,他会不会趁着周围漆黑时,做些什么……  毕竟某人平时骚操作还是很多的。  她从影厅熄灯开始,就一直在期待着,只要身侧的人稍微调整姿势,她都如临大敌,只是等来等去,电影结束,某人也没做什么。  她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。  “电影不好看吧。”谢夺牵着她走出影厅。  “还好。”  文艺片,没那么多起伏,又没什么特效,还是比较枯燥的。  谢夺只是一笑,“既然还好,你怎么一脸不高兴?我还以为是观影体验不好?还是说……”  “你在惆怅其他事?”  袁见月被一噎,似乎那点心思早已被他看穿。  谢夺久经商场,整天面对的都是一群要和他勾心斗角的老狐狸,如今的社会,只要牵扯到钱的问题,人性就会变得很复杂,有时对方无意与你合作,却又不想撕破脸,可能就会暗戳戳得表现脸上或者行动中,这时候你若是不识趣儿,那就没劲了。  察言观色,那是必修课!  况且袁见月工作不久,她的那点心思,又怎么瞒得过谢夺。  袁见月又急又恼,上车后就没怎么搭理他,直至谢夺送她到家,也对他爱答不理。  “真生气了?”谢夺以前总以为,自己会找一个特别温驯的妻子,过着相敬如宾的日子。  毕竟哄人这种事,他不擅长。  也觉得夫妻生活,总是需要哄着,没什么意思,现在却觉得,逗逗她,也挺有趣。  “我没有,我先回家了。”  袁见月刚要下车,中控锁被按了下去,门推不开,她扭头看向谢夺,“你做什么?”  “你还在生气。”  肯定句。  “我……”  “我听人说,哄女朋友最好的方法就是亲她。”  “……”  “你是不是也想我这样?”  袁见月可没这种想法,急忙摇头,“我没有,真的!”  只听“啪嗒——”一声,谢夺解开了安全带,倾身过去,靠近她:  “可是……我有这个想法。”  **  两人在车里磨蹭了半个多小时,袁见月才红着脸上了楼,在电梯里调整呼吸,开门进屋后,她爸正在逗狗,奶思瞧见她,瞬间扑了过来,围着她摇尾巴。  “我还以为你不准备上来了?”袁爸爸打趣道。  “什么意思?”袁见月愣了下。  “我刚才遛狗,看到谢夺的车停在楼下,我还冲你们摆手了,你俩在忙,可能没看到我。”  “……”  袁见月要疯了,她真没注意到他爸从车边经过了。  此时袁妈妈从屋里走出来,见面第一句就是:“谢夺送你回来的?怎么回来这么早?”  袁见月哭笑不得,已经接近十一点了,这还早?  她回房后,还和谢夺打电话说起他爸遛狗的事,可能看到他俩在卿卿我我,谢夺却无所谓得一笑:  “别担心,叔叔应该看不到,天比较黑,而且我车窗的贴膜颜色也很深,从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。”  袁见月觉着自己没脸见人了,结果外面有人敲门,她母亲推门进来,见她在打电话,低声询问:“在和谢夺聊天?”  “嗯。”  “我和你爸这两天就要走了,你跟他说一下,如果他有空,让他来家里吃个饭。”  “好。”袁见月觉得,他爸妈现在已经不在乎她的感受了,满心满眼都是谢夺。  门关上后,袁见月刚喂了声,就听对面的人说了句:  “你跟阿姨说,我随时有空去你们吃饭。”  “……”  袁见月昏聩,他怎么听到了?  ------题外话------  又是肥肥的一章,接近5000字了,甜甜腻腻~  谈恋爱的老男人,可能都这样吧。  谢夺:来自单身狗的嫉妒。  我: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