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 > 言情小说 > 娇宠将军小皇妃 > 第一百八十六章落水
    沐辰墨和齐煜背靠背看着渐渐围上来的黑衣人,赵县令站在黑衣人身后看着二人眼露不屑。

    齐煜装了二十年纨绔废材,从来没有让人看出过破绽,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最得意的演技会泄露他们的身份。

    沐辰墨眼露愤怒:“罗攸宁是不是你们伤的?”

    “还是沐将军慧眼如炬,不知道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。”赵县令蛊惑道。

    沐辰墨嘴角一扯:“好啊,不知道咱们的头目是谁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亲手杀了身边的人,我自会带你去见。”赵县令的手指向了齐煜。

    齐煜脸色变得难看,他心里相信沐辰墨不会伤害他,可眼睛却往身后斜。

    只见沐辰墨姿态放松,嘴角挂着一丝邪气的笑意,玩味的看着赵县令。

    “赵启德,三十五,一妻无妾,出生后被长云道长收养抱为民之心入世,在临沧和魏县担过县令之职,为修长生敛财。”

    “够了。”赵县令脸色发白表情狰狞,阴沉的看着沐辰墨。

    沐辰墨只是想诈诈他,故意将出来时暗部送来的履历背了出来,至于修长生敛财的事纯属于胡诌。

    “沐将军不要自以为是,生死轮回乃天道使然。”平复下来的赵县令满脸不屑:“尔等无知之辈又岂能理解,上。”

    身后的河水哗哗向东流淌着,一波波涌上的河水不断拍打着合拢了一半的大坝。

    二十多个黑衣人一步一步往沐辰墨和齐煜前面靠拢,他们被黑衣人渐渐逼到缺口麻袋上,河水浸湿了二人的鞋子。

    沐辰墨抽出插在腿上的匕首,算着二人出手后逃出的几率,今晚她拉齐煜出来只是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,所有她没有带趁手的兵刃。

    斯楞一声划破了夜的宁静,齐煜抽出腰中软剑:“墨儿,一会儿我开路,一有机会你先逃去搬救兵。”

    “谁有机会谁先逃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沐辰墨率先攻向了黑衣人,齐煜紧随其后,手中的软剑如游龙般飞舞。

    黑衣人手中的刀向着沐辰墨劈下,仗着身材瘦小,沐辰墨跟只灵猿般在黑衣人中间穿梭。

    二人和二十人势均力敌,远处的赵县令看到眉头直皱,暗自后悔低估了齐煜的武力。

    他本以为齐煜了不得也就会几招三脚猫的功夫,看这样子他的功夫不在沐辰墨之下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身后的河水,赵县令嘴角上扬:“将他们打落到渭河中。”

    水部常年跟河水打交道的六人掉下去都无一人生还,他就不信长年生活在北方的二人能有生还的几率。

    黑衣人的攻势加快,一步步的将反击的二人往渭河里逼。

    二人相互配合,齐煜负责远攻,沐辰墨趁机偷袭。

    铛,齐煜手中的软剑再次将劈向沐辰墨的刀隔开,想着怎么能夺下一把黑衣人手中的刀给沐辰墨做武器。

    沐辰墨焦急的看了齐煜一眼,要不是她受她拖累,想必以齐煜的轻功造诣已经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墨儿,小心。”齐煜冲着沐辰墨大声吼道。

    一阵冷风直袭沐辰墨左肩,就见她身体快速向左移动劈下的刀落空,后面的黑衣借势一脚踹向了沐辰墨。

    “噗通。”齐煜扭头就看到沐辰墨栽入水中。

    “墨儿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又是一声噗通,齐煜直接跳进了水里,赵县令从远处走到了缺口处,看着恢复平静的河面,不屑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都说沐辰墨智勇双全,也不过如此,就这么被他打入河水喂王八去了,废物七王到是个痴情的种。

    潜在水中抓住麻袋角的沐辰墨听到落水声后,就感到不妙,不会是齐煜那个傻瓜跳下来吧。

    水中的人手脚胡乱扑腾顺着河水越漂越远,沐辰墨双脚用力蹬向麻袋,身体跟鱼般向着落水的人游去。

    离近了一看,正是齐煜那个二货,沐辰墨拽住他散落的黑发开始往麻袋处游去。

    谁知齐煜不知怎得缠了上来,手开始往沐辰墨脖子处攀,害的沐辰墨根本无法划水游动。

    渭河水一直向东,两边都修了石条做的堤坝,光滑的石头要比麻袋难攀数倍。

    沐辰墨脸色发黑,照这样下去,他们都得丧身水中。

    齐煜终于搂住了沐辰墨的脖子:“墨儿,死我也要跟你一起死,黄泉路上我们作伴。”

    沐辰墨手刀劈下,齐煜头歪到了一边,姐还没活够呢,说什么死,黄泉路长什么样,姐死过一回都没见过。

    用手卡住齐煜的脖子,带着他奋力的往麻袋处游去,等上了岸就让你减肥死沉沉的。

    不管心里有多埋怨,可手臂却一直紧紧的搂着他,另一只奋力的划着水。

    抓到麻袋那一刻,沐辰墨心中长长的松了一口气,开始慢慢调整二人在水中的姿势。

    双手死死的抓住麻袋,双臂卡在齐煜腋下将他的头露出水面,两只脚缠在他的腰上固定住随着水晃动软绵绵的身体。

    将齐煜整个身子圈在她和麻袋中间,两人的重量全部落到了那双纤细的手上。

    没有意识的齐煜头不停的往水里歪,看的沐辰墨心惊不已,恐怕下一秒他就会溺死。

    无奈只好用自己的额头顶住他的额头,耳朵努力的听着上面的动静。

    静,除了水声再无它声,可沐辰墨紧绷的神经一点都不敢松懈,安静的河边意味着危机四伏。

    狡诈的赵县令没准还大坝的某个角落潜伏着观察着。

    水的浮力一点也没有减轻沐辰墨的负担,双臂麻木双手也开始颤抖,还好一只脚勾到了两个麻袋的缝隙有了一点借力。

    金秋夜晚的河水透着冷意,偶尔有几声蛙鸣响起,沐辰墨活动了一下自己僵硬的脖子。

    就见齐煜的头慢慢的歪向了一边,月光打到俊美的五官上发出蒙蒙的光芒,一缕黑色的发丝黏在脸上黑色的睫毛卷曲向上,苍白的脸透出股病态美。

    “妖精。”沐辰墨咒骂完,却将自己的唇贴向了那粉白带青的唇上。

    她不是想要亲他,就是想试试他的呼吸顺便给他渡口气。

    两片冰冷的嘴唇贴到了一起,丁香小舌轻轻撬开紧闭的双唇放肆的游移着欺负着里面的主人。

    转移注意力确实能减轻双手双臂上的酸麻胀痛,让你个傻瓜不用脑子,做事不计后果欺负你都是轻的。

    不知是渡的气起了作用,还是被某人粗鲁的动作弄痛了,紧闭的双眼一点点睁开。

    看清眼前人后本能的发客为主,剥夺了某人的主动权,直到二人身体开始下沉,水漫过头顶。

    沐辰墨猛然惊醒,双手立刻抓紧麻袋,用力往上拖二人的身体。

    冒出水的齐煜恋恋不舍的离开那张粉唇,双手反向抓住麻袋水中长腿借力踩在麻袋上,让沐辰墨坐到了他的腿上,头不停的蹭着沐辰墨的脸颊。

    凑到她的耳边:“墨儿,辛苦了,坐一会儿,休息一下,我们想办法上去。”

    听到齐煜的话,沐辰墨的眼泪差点流下来,双臂圈住他的脖子,人挂在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齐煜颈部的皮肤传了阵阵的颤抖,心中愤怒之火熊熊燃起,等他们上去一定要赵县令加倍偿还。

    “齐煜,你会不会游水,为什么跟着跳下来。”沐辰墨压低声音问道。

    既然齐煜清醒过来,她就要好好盘问盘问这货当时脑子是怎么想的,出了事不想着为她报仇却直接来个殉情。

    她沐辰墨是那么容易死掉的吗?重活一世没人比她更珍惜生命了。

    齐煜尴尬的目光开始左右游移,就是不敢对上沐辰墨那闪着怒火的眼睛。